有感于《2018中国柴窑大事记》,柴窑出郑州几成共识,说话得讲理

Posted August 14, 2019 in . view . Tagged: none.

2017年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祭周世宗柴荣皇陵

正值春节期间,西安柴瓷研究会发了一篇美文,即《2018·中国柴窑大事记:第二篇 —— 新届河南收藏协会 实事求是战略合作》,文章颇长,照片颇多,造势影响也颇大,且冠名:中国柴窑大事记!本以为是中国柴窑发现了确切窑址?或是有专家确认发现了柴瓷实物器?如果真如此,确是中国柴窑大事记,值得每一个关心柴瓷的人关注,然而耐心看完以后才知道,原来是有三个河南人去了西安,并且随口说了几句西安才是柴瓷发源地的话,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柴窑大事记”!怪不得很多专家提起民间收藏爱好者的种种大的发现或者论断,总是摇摇头,不愿评论。

因为,河南有几十万人爱好收藏,而其中几个收藏爱好者,去了西安,听了“柴瓷耀州说”的代表人一番忽悠,酒足饭饱之后出于礼节即兴附合说了几句,这也算大事?应属很正常的事情吧,至于说是“中国柴窑大事记”么?但是,王学武们就偏能把这几个河南人说的话,硬是编成了“中国柴窑大事记”。

中科院、中国社科院、北京大学、郑州大学、河南省考古研究院、郑州市文物局、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郑州柴瓷文化研究会与会专家

这就是过年期间发生的“中国柴窑大事记”!

如果是个正经媒体这样说,把全国人的牙都笑掉。如果是个有理性的有点柴瓷研究知识的专业人员,看了这篇文章,会忍不住耻笑。但是,西安人郑重其事的发表出来,非要说这是中国柴窑大事记。西安柴瓷研究者很容易把几个民间不一定懂柴瓷的人,说几句话,就叫着国家级的大事,是不是有点大惊小怪呢?其实,郑州这里每天都有好多河南柴瓷的研究者爱好者,针对柴瓷发表的专业性言论,要是让王学武们听见并且录音,是不是就大事不断了呢?岂不是每天可以发表一百篇中国柴窑大事记?连续365天不间断的大事记!?

中国古陶瓷学会会长孙新民先生来郑交流合影留念

大家身边家有很多收藏家,有的收藏火柴盒,有的收藏酒瓶子,有的收藏家具,有的收藏虫子,还有一个收藏人的鼻屎的,更有出奇的,一个官员竟收藏女人的“阴毛”所以,不是认真研究柴瓷的,很少有收藏家自己说自己是柴瓷研究专家。郑州柴瓷研究会很多收藏家,绝大多数都是认认真真学习柴瓷知识,共同探讨柴瓷柴窑知识,没有人标榜自己完全懂柴瓷,更不会用收藏家协会的身份,对柴瓷发出“大事记”级别的国家级论断。不收藏柴瓷的收藏家和柴瓷研究不能等同,这是常识。对于西安王学武来说,用这几个并不是专业人员的人说的并不是很专业的话,匆匆忙忙写一篇“中国柴窑大事记”,好像西安是不是柴瓷发源地,就差这三个河南人决定了!

真这么容易证明柴瓷发源地,河南有一个亿人,搞收藏的也有几十万人,真的不缺能说话的河南人,我们郑州柴瓷研究会,早就自己证明柴瓷的“郑州说”了,也不用天天踏踏实实的搞学术、搞研究、研究瓷片瓷器了!是不是你们自己弄不太懂,只有河南人说了才算,你们才觉得这是“大事”。如此,我们干脆再给你们派去一万人,只要你们管吃管喝就行了,那你们还有没有点“文化自信”啊?

王学武说《郑州柴瓷》一书,里面用的柴瓷碗照片,是耀州窑的。黑胎。郑州柴瓷研究会,找了几个文博届专业人员反复看了实物,第一,不是黑胎。第二,不是耀州窑。第三,经郑州东大街古窑址现场考古学家亲自看过,认定这是东大街出土的东西。王学武先生还说,后周柴瓷从耀州到开封,运输主要依靠大运河。但,我们不觉得可笑,因为不懂的人说的话,并不可笑。晚唐到宋,大运河,是你们西安人用挖掘机挖的?洛阳以东,是这个国家的文化经济中心,倒是有大运河,一直到杭州。往西,有潼关和函谷关。建议王先生来函谷关参观,并了解函谷关怎么过车,尤其是马拉车。二十里深沟,太窄太险,必须有人提前到函谷关对方关口,截住了对方的人,才能让自己的队伍通行,不然,双方相遇在函谷关,没法“会车”,双方都没法通过。

后周的国家地图,请研究历史的同志看一下,耀州在后周的边境线附近。西边有经常异族侵略者过来烧杀掠夺,你家皇帝会把自己的御窑建在战火燃烧的函谷关外?然后烧出来再千里运送到开封?你有高速,有高铁,有飞机?你王学武先生制造的吗?柴荣帝一代天骄,没有智商吗?

你王学武在郑州以“交流”手段买了多少瓷片瓷器,你心里没数吗?多年来河南购买瓷器瓷片,郑州收藏界很多人知道的,占了便宜再说那些东西是耀州窑的,这个办法,我们不评价好吧!

格古要论里说“柴瓷器出北地河南郑州”。后面的“河南郑州”几个字你没看见吗,还是不认识?你说北地指的是北地郡,历史上耀州称为北地郡。问题是耀州称为北地郡的是哪个朝代?估计你真不知道,不然的话,真不敢这样说,因为内行会笑话。

我们都知道韩国人老是抢中国的东西,比方说粽子就说是韩国人发明的,孔子也是韩国人,关羽也是韩国人。我们中国人不生气,也能理解韩国的同志们。为啥?缺啥买啥,缺啥要啥!这种来自骨子里的“文化自卑”,我们中国人表示深切的同情和理解!

你要说柴瓷发源地是秦朝的咸阳,我们没意见。也靠谱,因为御窑离都城近。合情合理。唯一不完美的,柴瓷不是秦朝的,是后周的,皇城是开封。你知道从耀州去皇城开封多远吗?建议看看古代的才子佳人戏曲,赶考的学子路上走一年两年三年,很正常,还有路上谈恋爱结婚生孩子的。陈世美就是高考路上谈恋爱,后来变心,留下千古骂名!这些发生在赶考路上的故事很多,因为大家都知道,路远且长,故事很多。

郑州,是不是古称“耀州”,耀州,是不是古称“郑州”?否则,你不是要把《新格古要论》里的“柴窑器出北地河南郑州”这句话删了?最好连曹昭的“汝窑出北地”这句也删了!反正你觉得古文献只要有悖于耀州产柴瓷的论点都不对。

河南省人民政府2008年立的“月台柴窑唐宋瓷窑遗址”标识牌

孙新民会长没有去西安,但是也出现在你们的文章中。

通篇文章写的是中国大事记,河南人去西安发表了谈话。没去西安的,也把照片放在文章里,还有职务什么的。所有人看过以后,都觉得孙新民同志也去了西安,也同意你们说的那些,也和那三个河南人一样的观点。其实,孙新民先生没有去,也没有针对王学武的学说有任何谈话。他倒是在郑州柴瓷研究会针对柴瓷研究的理论和实践讨论了好多问题,指出了很多方向。遗憾的是,郑州柴瓷研究会没有大张旗鼓的写文章,利用孙先生的身份说话。因为大家觉得,这既不是中国柴窑大事记,也不是郑州柴窑大事记,或者说,这种正常的学术交流,根本就不是大事!这样说,你们是不是觉得郑州柴瓷研究会的人傻,不会利用这么好的机会?

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主任、古陶瓷检测研究实验室主任、古陶瓷保护研究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主任苗建民来郑交流

还有台湾的学者、日本韩国的柴瓷研究人员、北京上海、浙江福建,各地的专业人员和研究人员,还有文博考古人员(国际级考古学家李伯谦去年几次来郑州柴瓷研究会,并且讨论过好多次郑州柴瓷柴窑的事情),美国奥巴马的顾问是古陶瓷爱好者,也是柴瓷研究者,专程来郑州参观郑州柴瓷研究会的收藏和交流柴瓷的学术进展~~~每年,这里会有上百人来这里讨论柴瓷,大家认真的探讨,看瓷片,看瓷器,查文献,真正的交流探讨,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利用这些有地位的专业人员,证明一下自己想要的东西。

跟王学武先生相比,郑州同行真傻!是不是也应该每天发篇《大事记》?

山东,河北,江西,福建,浙江,很多地方都有人称柴瓷发源地是他们那里的。郑州柴瓷研究会的人没有说过什么。因为他们好歹有学术之心,有点依据,有点羞耻心,不会找几个不太懂行的河南人去为之站台和证伪,也不会煞有介事的发表国家级“大事记”。大过年的,山东的一位柴瓷研究者带来了一篇文章,认为柴瓷出自山东。我们不但没有意见,还认为这个哥们儿非常可爱!

谁说河南人没有包容,没有胸怀?哪怕韩国人论证出自古河南就是韩国的一个县,我们也能一笑了之!哪怕王学武说耀州是后周的皇城,我们依然一笑了之!

评论已关闭